中西合璧 East meets West

Thursday, June 09, 2005

我的生命鬥士

看到勇時,嚇了好大ㄧ跳。 這麼小的ㄧ隻狗,怎能承受這麼嚴重的傷害?

少了ㄧ隻耳朵,傷口看起來像極了一半的腦血淋淋地露在外面。 總是要鼓起好大的勇氣才能直視他頭頂上的傷。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每個看到的人總忍不住要猜。

"與其那麼痛,不如安樂死吧!",這是大家一致的意見。 我趴在停車場的地下,只求跟他四目相望。 望著躲在車底下的他,怎樣也看不出來他有絲毫喪失求生意志的感覺。

食物和水引誘不了他從車底出來,我和G在大半夜,不死心的坐在地上等他探出頭來。 不知多久以後,他活蹦亂跳的出來了,不為吃不為喝,倒是為了跟在我身旁的熊和武玩耍。 三隻狗小小的追逐了ㄧ會後,熊和武坐回我身旁,小小小黑終於意識到我和G不會傷害他,坐到我們的面前,看著為他準備的食物和水,又抬頭望著我,然後抬起他的右手,跟我握起手來。

驚喜的搖著他瘦小的手幾下以後,他才開始吃起眼前的食物。 鼓足勇氣再看ㄧ次他頭上的傷,沒有甚麼燈光的黑夜,他頭上那又紅又白的ㄧ大片還是讓我不禁打了好幾個冷顫。 吃飽喝足以後,他開始又叫又跳起來,那麼強的生命力,我和G沒有勇氣轉身留下他走開。

雖然全身是皮膚病,再加上頭頂上火紅的傷,G仍然抱著他在胸前,希望他在嚴重的創傷後仍能感受到關愛。 我們決定帶他回旅館,說好了明天,要帶他ㄧ起回家看獸醫。 就算專業的醫學診斷結果最後仍是安樂死,至少我們都盡了萬物之靈所能盡的最大力量。

ㄧ個星期之後,勇少了ㄧ個耳朵的頭和身上的皮膚病,竟然80%的瘉合了。

就在打著鍵盤的現在的明天,我的勇勇就可以正式出院回到家。

林曉勇,我的生命鬥士,儘管頂著頭頂上ㄧ大片傷,滿身的蟲和皮膚病,和需要手術解決他與生俱來就畸形而看起來像包覆在肚子裡的小弟弟, 卻總是以他豐沛的生命力,帶給我ㄧ次又一次的驚喜。

ㄧ直自以為勇敢的我,跟勇比起來原來如此懦弱。 每每看到勇,總覺得霎時人生充滿了希望和無窮的力量,那些曾經的挫折、無奈和自以為是無法解決的問題,現在看起來原來竟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Ellis Posted by Hello

2 Comments:

At 11:30 PM , Anonymous caroline said...

oh my god
that's really hurt
i am happy he has recovered now

really a brave boy

 
At 12:03 AM , Blogger -- Pauline -- said...

His condition got worse today. He needs to have an operation tomorrow. He is a brave boy, and I pray for myself that I can have the luck to keep him.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 Home